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过去一段时间里,全世界被按下了暂停键。人们的社会活动被限制在了一定范围内,这让我们对网络信息的依赖甚于往常。然而,每日海量的信息洪流中,充斥着片面或不实信息,让公众难以对事情有一个理性的判断。

 

这也是为什么,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在当今变成一项刻不容缓的技能。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惠灵顿(中国)一直很注重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其中“慎思”特质,明确成为惠灵顿崇尚的培养理念和教育愿景之一 。即通过卓越的学术教育,希望学生能够批判性地思考问题,具备思辨能力,成为具备全球视野的世界公民。

 

就在前不久,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13年级的Ezra同学在美国考试服务中心(ETS)与ASDAN中国(英国素质教育发展认证中心中国办公室)联合举办的“2019年ETS批判性思维大赛”中获得卓越奖National Honor Award,同时获得了ETS批判性思维能力高级认证证书,彰显了惠灵顿学子“慎思”的特质。

 

借此机会,我们来窥探下, 批判性思维在我们的教育里具体是如何落地的。文末,我们还为教师们奉上了批判性思维的学习和教学资源。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首先,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批判性思维的起源和定义。

 

作为一种思考的方式,批判性思维 ( Critical thinking)的思想渊源可追溯古希腊苏格拉底的哲学式发问,现代哲学家杜威的”反思性思维(Reflective thinking)也直接为之提供了思想源泉。杜威在1910年出版的《我们如何思考》How We Think中这样定义“反思性思维”:

 

反思性思维是对观点和被认同的知识所采取的主动的、持续的、仔细的思考;其方式是探究知识具备什么样的支撑,可以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目前在学术界,批判性思维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但其核心内涵与杜威的反思性思维依然联系紧密。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而2018年,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其《今日简史》著作中则指出,人类现生活在“后真相(Post-truth)”时代——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只相信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事实。也就是说,在面对一件事情的时候,真相是滞后的,情绪往往却是先行的。人们眼中极具说服力的“真相”,可能只是他人通过煽动情感、强化偏见、迎合大众心理而制造出的假象。

 

因此,对于公众而言,批判性思维成为一项必备技能,在当今社会显得尤其重要,它得以让“真相前置”。它既是一种思维技能,也是一种人格或气质;既能体现思维水平,也凸显现代人文精神。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那么,对于学校而言,批判性思维教育意味着什么呢?

 

传统的学校制度诞生于19世纪于工业时代,是为培养大量训练有素的工厂劳动力而建立的。其特点沿用了大工业生产的特点:大批量、标准化、统一规格、统一标准。这套教育价值观是以知识为本位的,即学校的教学主要是为了传递和灌输知识。

 

如今,我们已从工业时代进入了信息爆炸时代,我们的教育目标,也从培养成功的“工人 ”转向“良好的思考者”( Good thinker) 。只有成为一名良好的“思考者”,我们才能辨别事实的真相,才有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世界公民”。

 

此时,学校的系统性批判性思维教育,显得尤其重要。可以说,批判性思维教学是新世纪学校教育的转型中,不可或缺的“催化剂”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941年,美国教育心理学家爱德华·格拉泽将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作为美国教育改革的主题正式提出。从此,欧美国家教育自上而下开始系统性地推进批判性思维教育,贯穿于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始终。

 

如今,  “批判性思维”( Critical thinking),已成为各国际权威教育机构提出的当代学生应必备的“核心素养”。中国教育部发布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基本框架》,也将批判性思维能力确定为学生培养的关键能力之一,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推行批判性思维教育。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目前,学校的批判性思维教育主要存在着两种教学路径。

 

一是融合路径。

 

融合路径是将批判性思维融入具体的学科中一起教授。融合路径的拥趸者认为,每个学科都有其独特的思维方式,因此,我们应当在学科的教学基础上,融入批判性思维的技巧、策略、习性等的培养。

 

这也是大多数学校采用的批判性思维教学路径,其优势在于它无需改变学校的校本课程,学生在学科学习里掌握的知识还可以帮助他们理解和运用批判性思维。但这种路径的缺点在于对批判性思维的教学和关注容易流于表面,批判性思维教育很可能沦为课堂的“边角料”。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二是单独路径。

 

即把批判性思维当作单独的一门课程教授给学生,这个路径强调思维技能在具体问题情境中的可迁移性。

 

“单独路径”的支持者认为,应当在教学中尽量使用日常实例对其进行讲解,减少对学科知识的依赖,这样学生才能够获得更为全面的思维训练。因此学生需要一门单独的课程去教授他们批判性思维的理论和框架。

 

但对学生而言,这种直接的思维框架学习是有一些抽象和复杂的,也因此对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对课程的进度和难度的把握要求较高。相比于其他学科课程,批判性思维作为一门独立课程相关的实践和探索在国内相对还较少。

 

但也有少数国家和国际教育组织将批判性思维作为一门独立学科进行教授,例如国际课程IBDP的知识论(Theory of Knowledge,TOK)和英国A-Level课程里的“批判性思维”课,就是典型的范例。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作为两个大热的国际课程,同时也是惠灵顿(中国)旗下学校的高年级实施课程,IBDPA-Level具体是怎样教授批判性思维的呢?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IBTOK(知识论)

 

IB的十条学习者目标中,其中有两条就是思考者(Thinkers)和反思(Reflective)。如果说IB的六大学术课程还是在间接地教授学生批判性思维,那么其知识论(TOK)这门必修核心课,是对批判性思维更为直接的教授。

 

TOK全称为Theory of Knowledge,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成型,是一门跨学科的课程。它不是教授具体学科知识的课程,而是通过引领思考学生几个核心问题:知识到底是什么?我们是如何认知这个世界的?知识是如何发展的?来教授学生初步的哲学思维习惯和研究问题的方式。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在TOK的课堂上,教师会带领学生学习人的8种认知方式(Ways of Knowing,WOKs),即:语言、感知、推理、直觉、记忆、情感、想象、信仰。通过讨论和分析让学生认识到,人的每一种认知方式都不是完美的,都存在着偏差和缺陷。

 

除此之外,TOK还强调不同知识领域的探究(Areas of knowledge ,AOKs),如数学、艺术、历史、伦理、人文科学、自然科学、宗教、本土知识这8个知识领域,引导学生思索知识的本质以及获取知识的方法。

 

在TOK的课堂上,学生会讨论很多非常有趣且充满哲思的问题:

 

伦理的标准是什么?是从后果出发,还是从目的出发?

科学在多大程度上是对世界的正确描述与假设,

艺术的审美标准到底是什么?

 

可以看出,TOK鼓励学生对基础知识进行质疑,从不同角度去分析知识与经验,防止认知偏见与主观臆断,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以及跨学科学习的能力。

 

A-Level的批判性思维

(Critical Thinking)课程

 

IB课程类似,源自英国的A-Level学科体系中,同样有将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课程作为单独的课程来教授。A-Level的批判性思维课程则特别强调批判性思维的理性思考过程。这些过程包括:

 

1      分析论证

2      评估信息的相关性

3      评价主张、推论、论证和解释

4      构建清晰和前后一致的论证

5      作出合乎理性的判断和决策

 

A-Level认为,批判性思维的学习让学习者掌握生活、工作和进一步学术学习所需要的推理技能。它能让学习者有机会以一种结构化的方式对重要的社会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如道德问题、文化问题和个人责任。让学习者给予证据和论证作出理性的决策,而非假设和偏见。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不管是融合路径还是单独路径的批判性思维的教学,都要求教师自身拥有着较高的批判性思维素养。在培养学生的思辨能力之前,教师自己要先学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思考者“。

 

在此,我们推荐一些批判性思维的书籍和教学资源。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该书是英国剑桥思维技能测试的指定教材,涵盖了剑桥ASA Level考试大纲的所有评价目标和内容。阅读此书,教育从业者,可以统观英国是如何培养孩子的高阶思维技能,帮助学生成为有效的思考者。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英国著名教育专家斯特拉· 科特雷尔 (Stella Cottrell)潜心研究20余年,出版了一系列学习技巧指南。《批判性思维训练手册》是西方大学的一套经典思维训练法,让学生破除思维定式,横扫思维障碍,从“听说读写”四个方面,全面提升他们的学术洞察力和分析能力。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此书是一位美国斯蒂芬•D.布鲁克菲尔德教授40多年教学实践的总结。他在对数千名学生进行调查的基础上,给出了在教授批判地思考、阅读和写作时最成功的教学方法。

 

批判性思维教学资源推荐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Macat为英国一家致力提供批判性思维教育解决方案的教育机构。2016年, Macat与剑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世界经合组织(OECD)等合作,发起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批判性思维教育研究,开发出一套批判性思维训练模型。从理论模型到教材资源,为全球的教育专业人士提供全方位的教育支持。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2016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特别上线一门「公民网络推理课」(Civic online reasoning),通过时刻追问三个问题:是谁发布了信息?有什么证据?其他信息渠道怎么说?,来训练年轻学生针对网络内容的批判思维能力。

 

长按下方海报二维码,了解天津惠灵顿523日线上开放日

 

当全世界慢慢从“暂停键”中解放,先学习成为合格的“思考者”!

 

 

 

 

 

 

 

 

 

 

 

其他关注

 

联系我们

 

教学

 

升学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