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焦点丨UNCRC的范围以及如何利用五项儿童权利来评估国际教育

在这个“教育焦点”系列专题中,我们为那些热切希望给予孩子们更多学习和教育上支持的家长们,汇集了来自惠灵顿公学大家庭教育专家们的专业建议,实践经验以及一些小贴士。在上一篇文章中,来自天津惠灵顿学校的Toby Roundell回顾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UNCRC)的成立历史以及促成公约成立的几项驱动力。在今天的这篇文章中,Toby Roundell想简要谈一下《公约》的内容和范围,然后探讨五种被称为“5伞权利”的五项条款如何帮助父母和老师从儿童权利的角度对国际学校进行评估分析。

学生关怀及安全事务主管
国际学校委员会(CIS)评估员
Toby Roundell

《儿童权利公约》中的条款

在人权公约的语境下,条款是指阐明一项权利或一系列紧密相关的权利的句子。《公约》由54条这样的条款组成,每一条都很重要。每个条款与其他条款间相互依存、互相支撑的关系赋予了公约完整性与意义性。例如,如果我们拿出《公约》中的一项,比如说第6条-“生存权是每个儿童的基本权利”,我们可能会发现它与其他条款密不可分,例如,第24条,“在贫困的情况下,儿童的健康与医疗保障权利”。第24条又与与另一条款“政府的帮助和认可”以及另一条“生活质量和标准”产生联系。

在微观和宏观连续性上,各项条款之间的相互作用反映了当今世界上儿童生存本质的复杂性。有些条款将儿童作为独立个体来论述,例如生命权(第6条)和言论自由(第13条)。有些条款则将儿童视为家庭成员来论述,例如父母对儿童的教导(第5条)以及儿童收养(第21条)。在更为宏观的范围内,少数群体权利(第30条)和社会保障条款(第26条)在社区和国家层面内保障了儿童权利。然后,在最广泛的全球范围内,成年人有义务为儿童保障教育、卫生和文化等领域内的普遍权利。有些条款规定了反对儿童虐待、儿童买卖、童工、剥削等方面的义务。如我们所见,《公约》的范围很广。然而,所有权利保护条款都是为了实现一个愿景——期望将世界各地的孩子都培养为全面发展、快乐自信、知识渊博、身心健康的孩子。

然而,如果我们仅将54项公约条款视为要背诵的购物清单或是针对儿童的待办事项清单,而不是以儿童为中心,将每个孩子视为平等的人,那我们会有可能掉入另一个陷阱——将孩子视为棋盘上的棋子,仅根据成人的想法随意挪动。实际上,作为成年人,我们有时会不可避免地犯这样的错误,但是当这种做法成为公认的准则,或者当这些态度根植于某个组织乃至国家的文化中时,可能会造成极其可怕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研究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时,必须时刻铭记儿童权利保护的真正内涵。

儿童权利的五把保护伞

让儿童平等享有权利是《公约》的目标,但是要找到实现该目标的有效方法,尤其是从组织的角度来实现这一目标,则需要仔细而谨慎的执行方案。我们可以采用的一种方法就是 以下列条件为前提建立框架:(i)每个孩子都是人类个体,因此需在人性方面与成年人平等;(ii)每个孩子都有基本的生命权以及挖掘自身最大潜力的发展权;(iii)每个孩子对自身切实情况都有自己的认识,可以与人分享经验;(iv)每个孩子都有获得适当资源满足其最大利益的权利。这些可以与《公约》的五项重要条款联系起来。这些条款被称为“五伞权利”。

  • 生命,生存与发展(第6条)
  • 儿童的最大利益(第3条)
  • 非歧视性(第2条)
  • 参与性(第12条)
  • 实现可用资源最大化(第4条)

桌腿试验

我们可以将“五伞权利”视为一张四脚桌子。生命、生存和发展权是所有其他权利所支持的基本权利,因此可以看做为桌面。儿童(或针对儿童的干预计划)可以放置在桌面上。为孩子提供支持的还有另外四个权利(第2、3、4和12条),代表桌腿,如果没有桌腿,桌子就会倒塌。其他权利可以与孩子一起放在桌面上,例如,受教育权、医疗健康权、文化表达权等相关的权利,然后将其与孩子的生命权相结合,可以测试某项教育计划或其他儿童干预计划的稳定性。

儿童的生命权、生存权和发展权(第6条)

假设我们要在国际背景下实施诸如中学教育之类的教育项目(第28条)。首先,我们必须考虑儿童的生命权(第6条),并确保上学过程中儿童不会受到伤害。在学生家庭可以负担孩子上私立国际学校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出现与儿童的生存或生命权有关的问题;但是在某些贫穷国家,儿童须得参与劳作以维持家庭温饱,这时,为了儿童及其家人的生存,显然,在采取任何进一步措施之前,我们必须谨慎权衡这项权利。

儿童的最大利益(第3条)

一旦儿童的生存得到明确保障,就可以通过四条桌腿代表的四个权利来考虑儿童以及儿童的受教育计划。同样,在国际背景下接受中学教育,我们可以考虑该课程是否符合儿童的最大利益(第3条)。当然,课程类型很多。天津惠灵顿学校提供IGCSE和A Level课程,因为这些课程无疑可以让学生做好充足的知识储备,将来顺利升入世界一流大学,因此,可以将其视为符合预备就读大学的学生的最大利益。

我们在上海和杭州的惠立姊妹学校为中国学生提供中国教育,同时还将西方教育理念的元素融合在一起。这将极大促进学生的双语发展,并帮助学生为高中的国际课程做好准备,最终让他们进入世界领先的大学。

尊重儿童的意见(第12条)

第二个桌腿权利与尊重儿童的意见有关(第十二条)。在国际背景下的中学教育中,这项权利可以通过心理关怀体系与心理关怀支持来保障。心理关怀体系的优势可以在许多方面体现出来,其中就包括对学生声音的倾听与尊重。

在天津惠灵顿学校,我们拥有完善的学院管理系统,学生可以发起活动,参与各种学生委员会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学生活动包括慈善活动、修学旅行、竞赛、表演、辩论、领导力培养和学生会论坛。

此外,每个学生都有一个专门的学院辅导员,他们与学生进行一对一会谈和小组探讨,关注学生幸福感、社交及情感状况,同时也保持对学生学习及课外活动的督导。这些“辅导员/学生”互动的关键是保持对话的开放性,通常建立在强大的辅导原则的基础上,这种对话可促进和鼓励每个孩子表达自己的观点、感受和愿望,并让他们有机会参与进影响校园生活的学校决策中来。

非歧视性(第2条)

就国际学校本质而言,像CIS(国际学校协会)这样具有影响力的权威认证机构都鼓励学校发展学生群体的多样性。CIS目前的评估体系强调跨文化交流与多样性,培养国际公民是CIS学校认证的四大评估标准之一。

多样性的概念包括跨越肤色与宗教隔阂,理解与尊重其他文化。这些价值观也与惠灵顿的愿景与使命紧密联系,那就是“培养全面发展的、秉承惠灵顿价值观及具备优质综合才能的惠灵顿学生,以使他们能适应日新月异的全球大环境并茁壮成长。”

实现可用资源最大化(第4条)

最后的一个“桌腿”权利与系统和资源的配置结构和稳定性有关。在国际学校中,这可以适用于学校的管理和领导:管理层的组织与管理水平、学校的资金安全程度、学校在法律上的稳定程度、以及学校与外部和内部支持机构之间的联系程度。

天津惠灵顿学校在这方面有很多优势。学校有位于上海的集团办公室提供外部人力资源、设施以及领导力支持,监管教育水平,提供专业发展培训。

学校还与包括英国惠灵顿公学在内的其他惠灵顿学校紧密联系,确保各姊妹学校间在管理、领导力以及教学教研方面保持有力对话。学校拥有的所有支持性资源都使得我们可以为学生提供最尊重儿童及其权利的教育。

天津惠灵顿学校与包括英国惠灵顿公学在内的其他惠灵顿学校紧密联系

 

总结

当然,可以加入桌子与桌腿模式里的内容还有很多,用以进一步评估儿童活动及干预措施的实施有效程度。但“五伞权利”充分体现了儿童权利的本质,因此,它是分析教育相关规定的有效框架。

作为父母,在考虑为我们的孩子选择一所国际学校时,或作为一名教师,在考虑入职一所国际学校时,都可以通过“ 5伞权利”来看一所国际学校是否真的以孩子为中心开展教学,还是仅从商业利益等其他出发点进行学校运作。

 

进一步了解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

国际课程中心报名现已开放,面向有志于报考海外大学的中国学生。如果您想进一步了解学校的教育理念、师资,课程以及学校如何助力惠灵顿学子圆梦世界名校。您可以通过识别以下二维码预约咨询,我们将在收到表格后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扫码递交咨询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