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焦点丨《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UNCRC)30周年将近:儿童权利的开端

在这个“教育焦点”系列专题中,我们为那些热切希望给予孩子们更多学习和教育上支持的家长们,汇集了来自惠灵顿公学大家庭教育专家们的专业建议,实践经验以及一些小贴士。在今天的这篇文章里,来自天津惠灵顿学校的Toby Roundell和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儿童权利的开端”。

学生关怀及安全事务主管
国际学校委员会(CIS)评估员
Toby Roundell

2019-20学年的开始,对中国与惠灵顿来说都是里程碑式的时刻。9月,我们成功举办了惠灵顿(中国)10周年庆典。惠灵顿(中国)创始人乔英女士与大家一起回顾了惠灵顿(中国)自2009年以来的辉煌历程。10月是中国70周年大庆,大阅兵令人震撼,民众欢庆游行鼓舞人心,最后一场精彩绝伦的烟火表演更是将庆典推向顶峰。11月,我们还将迎来另一场周年庆典,庆祝《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UNCRC)成立30周年。《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汇聚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共同愿景,也从根本上决定了惠灵顿学校的教育使命。

乔英女士在惠灵顿(中国)10周年庆典讲话

 

什么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阐明了个人、社会以及政府如何携手确保所有儿童都能享有应有的权利。该公约包含的权利涉及儿童生活的各个方面:公民、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该公约已得到中国以及世界上其他所有国家的认可,并成为包括我们惠灵顿在内的全球众多学校儿童保护原则的基础。

在下文中,我想要大致介绍《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由来,它的根源在哪里以及它是如何与我们社群每个成员的愿景联系起来的。在接下来的系列文章里,我将会介绍该公约的更多细节;该公约整体意味着什么,以及里面的具体条文是如何与我们个人、社会以及我们的教育实践息息相关的

 

儿童权利保护的开端

早在20世纪初,儿童的权利毫无保障。许多儿童跟随成人一起在恶劣危险的环境中工作。儿童没有人权,许多父母,尤其是贫穷家庭的父母权利并没有得到法律的保障。在过去的一百年间,一系列的社会事件及宣言逐渐改变了有关儿童权利的国际标准,也增强了世界范围内人们对儿童遭受不公正现象的政治意识。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恐怖中开始,儿童权利保护时至如今已走过了很长一段旅程。1924年,拯救儿童基金会的创始人埃格拉恩泰恩·杰布(Eglantyne Jebb)起草了《日内瓦儿童权利宣言》。该宣言在国际联盟中通过,意义重大。这是多个国家首次就保护儿童免遭剥削并满足儿童发展需求方面达成共识,并形成明确的书面规定。

埃格拉恩泰恩·杰布
拯救儿童基金会的创始人

原始的《日内瓦儿童保护宣言》是仅有5项条文的简短文件,对签署国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它明确指出成年人对儿童应负有的义务,同时指出,人类整体“应赋予孩子自己所能尽的最大努力”。《日内瓦宣言》在随后的几年中得到了扩展,但是国际联盟在1934年做出的将其内容合法化的努力并未成功。但是,该宣言为构建更为全面的儿童权利(及人权)反应机制打开了局面。

1948年,联合国大会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世界人权宣言(UDHR)》中宣布第24条(b)款:“母亲和儿童有权应得到特殊照料和援助。” 人权宣言还规定,每个人都有权接受“直接促进人格的全面发展”的教育,而父母则有权“选择应给予子女的教育种类”(第25条b款;c项)。这是第一个把父母养育身份认可为首要地位的国际法规。在“每个人”的语境中,它对教育的宣扬无疑扩大了国际教育的真正概念,将教育由特权拉向了基本权利范畴。

十一年后,1959年,联合国大会全面通过了《儿童权利宣言》,该宣言承认了儿童游戏,获得支持性环境及医疗保健的重要性。在此之后,儿童权利的范围和内涵逐渐扩大。有趣的是,阿富汗在所附决议中建议所有政府应承认这些权利,并尽可能广泛地宣传这一宣言。尽管这次推进儿童权利立法工作的尝试依未成功,但该宣言依旧将儿童保护工作向前推动了一大步。

20年后, 世界范围内人们对推动儿童福祉保障的愿望不断增强,为此,世界教科文组织发起了国际儿童年,提醒更多人们注意儿童福利问题,其中包括儿童营养不良和缺乏受教育的机会问题。国际儿童年的许多倡议最终被纳入了1989年的《儿童权利公约》。

模拟联合国活动:惠灵顿学子出谋划策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

杰布(Jebb)开始推动儿童权利保护工作的65年后,联合国大会上发布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1989年11月20日,该公约作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向全球各国的签署方公布。作为法律性文件,它是对1924年《日内瓦儿童权利宣言》的极大扩展,涵盖了与儿童成长期相关的经济、社会、政治、公民和文化方面的全部权利。它也是历史上获得最广泛批准的人权条约,改变了人们对儿童的理解观点,极大地改善了儿童成长环境。尽管如此,仍有许多孩子的成长需求无法得到满足,他们的生活仍被腐败和贫瘠所困扰。

随着《联合国儿童权利保护公约》30周年的临近,我们这一代人以及未来的年轻人们需要去回顾其中的重要内容,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集体,我们都需要承担起责任,保障儿童的合法权益,让他们受到知识的灌溉。在天津惠灵顿学校,我们在每周集会上向高年级学生介绍儿童保护公约中的内容,向学生讲述该公约是如何影响我们如今的教育实践及规定。在我的下一篇文章里,我将带领大家走进公约,细看它是如何在学校层面及政府层面与我们的工作产生联系,以及我们如何利用5项特定条款来作为教育项目的评估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