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WeAreWellington | 创造一生的“难忘时刻”

陈诗思是天津惠灵顿学校新任的音乐总监,在加入惠灵顿大家庭之前,诗思曾在台北欧洲学校,宁波鄞州赫德实验学校等国际学校教授音乐。诗思曾在英国最古老的的音乐学校之一普赛尔音乐学校学习,后来又到世界百强名校之一的布里斯托大学攻读音乐表演学士学位,并在这那里攻读电影和电视创作硕士学位。

Q1

请分享一下您的教育和专业背景?

陈老师:我的父母一直都很喜欢音乐,我是在一个音乐环境中长大的,小时候他们会用录音机播放不同风格的音乐给我听。在音乐环境的熏陶下,我的音乐意识发展得很迅速,我能快速指出他们曾经给我播放过的歌曲,我的父母觉察到了我在这方面的天赋,在我4岁的时候他们鼓励我学习钢琴。上小学之前,我参加了一所学校的入学试演,这所学校的每一个年级都有一个音乐特长班,幸运的是我被录取了,并且在我6岁的时候拿起了第二种乐器——大提琴。小学期间,我加入了合唱团和管弦乐队,并在学校的音乐和芭蕾舞剧中扮演主角。小学毕业后,我被送到英国普赛尔音乐学校,这是一所著名的专业音乐学校,旨在培养青年音乐家,接着我在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继续攻读音乐表演学士学位,并在那里攻读了电影和电视创作硕士学位。

Q2

是什么让您对教学产生了兴趣?

陈老师:我并没有在拿到学位后立即从事教学工作,我绕道而行,因为我想在生活其他方面有更多的经验,而且,我一直专注于音乐,我想知道这是否是唯一的路径。那时候,我对公共事务的兴趣与日俱增,我感到有一股强烈的号召力引导我成为中国台湾一家英文报纸的立法和艺术记者。然而,我对音乐的热情并没有减退,对艺术表演活动的频繁报道激发了我想成为一名音乐教师和专业研究室内乐音乐会的愿望,还可以通过在流行乐行业和音乐制作中担任现职乐手来丰富我的音乐经验。

Q3

您目前音乐专业的最大成就是什么?

陈老师:成为不同流派音乐家的亲身经历促使我在教学生涯中成立组建并领导了许多高质量的专业合奏团和学生合奏团 。

Q4

是什么让您决定加入惠灵顿学校?

陈老师:加入惠灵顿学校之前,在宁波鄞州赫德实验学校教了两年之后,我决定回到中国台湾专注于室内乐,这样我就可以离家人更近了。一位亲密的同事得知天津惠灵顿学校有一个空缺,认为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会很遗憾。惠灵顿(中国)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教育集团之一,并在全球国际教育领域享誉盛名。通过天津惠灵顿学校校长Julian Jeffrey先生和前任音乐总监Faye Gossedge女士的面试,发现我们对音乐教育的看法不谋而合,最终我加入到了惠灵顿大家庭。

Q5

您的哪些优势突出了您成为天津惠灵顿学校音乐总监的能力?

陈老师:我在不同音乐流派的灵活性和音乐合奏方面的经验。

Q6

作为音乐总监,您给学生的重要信息或建议是什么?

陈老师:学校为学生提供了一个舞台,所以学生要利用它来丰富学生校园生活。毕竟,演奏乐器而不分享有什么意义呢?你可能不会继续从事音乐事业,但拥有音乐创作经验,尤其是与其他学生音乐家合作,肯定会丰富你的生活,为未来创造难忘的时刻。

Q7

您期望在目前的职位上达到什么目标?

陈老师:学校以致力于推广古典音乐和音乐制作而闻名。在秉承前任音乐总监成就的基础上,我希望通过加入更多不同的音乐流派,扩展到爵士乐和摇滚乐来拓展学生的视野。然而,推动铜管乐器的演奏需要时间,通常铜管乐器在亚洲学校中很少见。我还希望重点培养学生作曲家,虽然我只教了一个多星期,但我已经发现了一些有前途的学生作曲家。我不希望他们的作品仅仅是用于国际考试并取得好成绩,我更希望他们的作品能够能超越课堂,从学校开始参与表演并被认可。我也很想培养学生音乐领袖,让他们在组织音乐会和推广音乐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Q8

音乐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为什么这门学科在惠灵顿学校如此重要?

陈老师:音乐,对我来说,应该从音乐课开始让每个人都能接触到。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成为音乐家的愿望,但他们都应该有机会欣赏音乐,在音乐课堂里找到一席之地。早在我加入惠灵顿大家庭之前,音乐就已经成为惠灵顿学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为优秀的学生提供了许多施展才华的机会,同样重要的是,应该鼓励那些对音乐不太自信的学生找到自己角色,不是在舞台上,而是在音乐课上。

Q9

您对学校管弦乐队和今年的音乐作品有什么计划?

陈老师:我计划努力将合奏技巧和归属感融入在音乐合奏中。被迫在合奏团演奏的经历对学生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我要为学生创造一个真正喜欢的音乐环境。至于音乐剧,我正在努力为学生们找一个平衡点,选适当的长度和主题。我也正在考虑今年早些时候组织选拔音乐剧演员,这样扮演主角的学生可以更早地开始练习。这将使他们在第二学期的学习压力更小,时间也会更轻松,因为许多高年级的学生需要专注于模拟考试。

Q10

您最喜欢的作曲家是谁?您最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

陈老师:我喜欢不同的流派。发现自己经常变化,我认为这是一个优势,因为它拓宽了我的经验,反过来也有利于我的学生。此刻, 我正对19世纪民族主义作曲家的弦乐四重奏作品入迷。

Q11

除了教学和音乐, 您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陈老师:我喜欢在业余时间烹饪,尽管不是每天都能实现。我一直保存着从妈妈那里得来的家庭食谱,能看到我的家人享受我做的招牌菜是一种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