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儿童节,探寻幼儿教育的更多可能

文学想象的鼻祖莎士比亚曾说过:闪光的未必都是金子。今天,在众多拥有无数儿童商品的高档商场里,当我们在给孩子挑选儿童节礼物时,那琳琅满目的商品都是适合孩子的吗?尽管小猪佩奇等卡通形象一直倍受儿童的青睐,但在儿童节这个特别的节日来临之际,就让我们停下来思考片刻:一件玩具、一项技术、或是一个电视节目,就价值取向和学习机会而言,对孩子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些玩具对于孩子自我意识的形成有着重要的影响。在惠立幼儿园,一切工作都围绕着身份认知和价值判断而展开,我们将其深植于教学计划的制定中,也反映在我们的一言一行及孩子和家庭提供支持的工作中。我们绝不希望孩子通过歌曲、诗句、甚至机械背诵来学习惠立价值观。我们的目标,是让孩子从很小的年龄(甚至从两岁)就开始体会积极慎思独立个性、和包容,以及勇气尊重正直善良责任的意义。

经过精心策划和过度包装的电视节目对孩子的语言发展有着持久的影响。在与众多杭州家长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如何支持孩子对英语和中文进行有意义的运用”是很多家长最关心的问题。之所以它会成为许多家长的首要关切,与难以从现如今市场上层出不穷的诸如五花八门的卡通片及各类预定程序的语言玩具中进行选择不无关系。但是,作为致力于双语教育的幼儿园,我们是要让孩子真正地去掌握英语,还是要通过教育性娱乐令其获取点滴英文知识呢?幼儿园教师通常给人能歌善舞的印象,但即便如此,教师的影响力也远不及一系列过度收费的英文电视节目所带来的作用,而这些电视节目的共同特点都是用过度的表演去取悦幼儿。

然而,学习英语绝不是会念ABC字母表,会背几首儿歌,会说几种颜色,或是能从1数到10那么简单。这是具有特定意义和价值的一门语言。我们的外方教师并不是自带按钮的机器,能够一键开启跳舞模式或是一键关闭。相反的,我们的教师通过持续的倾听和互动交流与孩子建立深层的关系。他们关注幼儿在语言学习过程中内在动力的培养,从而让幼儿能够自在地使用英语和中文,同时掌握两种语言所蕴含的“文化资本”。

我们还需要注意到的是,动画片中的卡通形象可能会对孩子的行为造成负面的印象。在惠立幼儿园,正因为孩子极易受到影响,我们极其慎重地布置了充满真实材料的课室环境。

在家中,家长也同样应该注意学习环境的打造,其中也包括电视节目的选择。首先,年幼的孩子并不总能将虚拟与现实区分开来,与成人不同的是,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会将虚拟卡通人物作为人生的榜样。举例来说,著名的动画片“猫和老鼠”看起来或许没有任何不妥,但其中却隐藏着暴力的元素。一旦动画片中的行为被孩子们视作常规,甚至对其行为造成了持久的影响,那问题就变得十分严重。其次,电视节目可能会导致孩子成为被动的接收者:用手势取代语言、等待答案而非主动思考、没有完成任务却依然期待褒奖……这样的负面例子不胜枚举。我们必须确保在孩子观看动画片时,成人能够利用卡通形象这一学习机会,让孩子学会批判性思考,而非被动接受流行文化。

Dahlberg, Moss 和Pence曾在书中对这一观点进行了完美的诠释:年幼的孩子存在于世界,象征着世界,构建着世界——而同时,他们也依赖于世界,诠释着世界。如果创造性地使用现代科技,它将给孩子们带来无限的学习契机。和我们这一代“数字移民”相比,年轻一代的孩子则是“数字原住民”。这也是为什么惠立幼儿园的教室将使用互动白板、投影仪、计算机和iPad等现代科技产品,充分利用它们天然的数字化技术优势。在我们的教室里,科技是孩子们的一门图像化语言,是一种建构知识体系的方式,同时也是帮助幼儿与其他学习群体相连的协作工具。科技作为媒介,将有利于孩子们梳理想法,提升智力,发展出超乎想象的能力。

六一儿童节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它提醒我们去审视我们的价值观,去审视儿童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去思考我们究竟应该如何为畅游于不断变化的世界中的孩子们提供最好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