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evel vs IB:让复杂变得有意义

十六到十八岁年龄段的教育是一个复杂的课题。初中升高中的选择多种多样,美式高中、英式A Level学制或是学校高中部各有所长。A Level、IB、AP……面对复杂的课程选择,家长们多是一知半解,难免误会。本文将简要比较分析A level和IB课程的区别,并介绍杭州惠立学校对学生的培养目标。

A Level适用于英国、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18岁学生,如今在世界大多数国际学校里也非常普遍。学生通常选修其中的3到4门课程,通过专业化学习,深入研究课题,真正为步入大学做好准备。比如,有意学医的学生可以选择生物、化学、物理和数学课程,对艺术感兴趣的则可以选择艺术、音乐和设计课程。A Level共计70多门课程,涵盖了领域广泛,可满足学生的个性化学习需求。

IB是为全球学生开设的国际课程。IB课程分配在六个基础学科领域里,学生既要学习科学科目,又要学习语言和人文科目;另外还有三门必修课:知识理论(TOK-Theory of Knowledge)——了解学生知识掌握程度、拓展论文(EE-Extend Essay)和创造、行动与服务(CAS-Creativity, Action and Service)——包括艺术、运动和志愿服务工作。IB课程旨在通过综合的平衡的学科及富有挑战性的评估,为学生未来的学习全面夯实基础,培养其终身学习能力,实现个性化发展。

A Level和IB都是两年制课程,以其严谨治学而备受赞誉,受到世界各地高校的广泛认可。

细化到每门课程,不难发现A level和IB还有更多区别。IB课程6大科目评分等级为1-7分,加上知识理论和拓展论文的3分,总分45分。A Level 成绩分为A-U六个等级,A为最优。此外,A Level明显重学术和学科,而IB则强调一种学习方式,重视培养学生运用、推理以及从多个角度学习知识的能力。《2017年大学招生工作人员调研报告》指出,在关于“培养学生国际视野”方面,有97%的招生工作人员认为IB课程“好或者非常好”,仅有7%认为A Level更加“深入专业”;在“培养学生独立能力”方面,94%的招生工作人员认为IB课程“好或者非常好”,仅49% 认为A Level“好或非常好”;不过,在“学科深入教育”方面,94%的工作人员认为A Level“好或者非常好”,只有56%认为IB更好。根据调研报告显示,招生人员普遍认为 A Level 更适合于培养学生的职业技能。事实上,两种课程在学生步入大学或读研深造方面具有同等效力。

教育工作者们经常会选择站队IB或者A Level。例如:

中东一所顶尖学校的校长Young先生认为,“A-Level可能更适用于英国,但在世界范围内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很多学生会继续在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以及其他顶尖的罗素集团大学深造。然而,也有很多学生选择去美国、加拿大或南非等认可A Level的地区就读。A-Level的普遍性主要在于其培养出来的学生在学科上更加深入专业。”

欧洲一所顶尖学校的领导人Paula Baptista 则认为,“IB可以促进学生培养批判性推理能力,拓宽知识广度并丰富课外活动经历。”

总而言之,IB课程强调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批判性推理能力和拓宽知识广度;而A Level则注重学科的专业深入学习;两种课程体系都非常严谨,并得到了世界各地大学的广泛认可。

惠灵顿中国大家庭的所有姊妹学校都秉持一致的教育理念,致力于培养学生具备积极、慎思、独立、个性和包容的惠灵顿和惠立特质。这并不是通过某一具体的项目或课程实现的,而是得益于系统的惠灵顿教育模式和广泛的学习机会。惠灵顿教育旨在培养学生在校时取得优异的学业成绩,顺利步入理想的大学,并在未来的人生中获得长远成功。这也就意味着,学生18岁毕业时的表现只是培养目标的一部分,并不是衡量学生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

惠灵顿和惠立学校都致力于培养学生获得卓越的学业成绩。如前文所述,A Level和IB有其各自的优势和特点,因此为了满足不同的发展需求,惠灵顿和惠立学校两种课程都会开设。此外,服务、创造与行动原本就蕴含在惠灵顿和惠立校园生活的各个方面。同样,杭州惠立学校的目标也是帮助学生顺利通过A Level或IB考试,从高中毕业。我们了解学生从一个教学体系转入另一个体系时需要学校的帮助以更好地适应,因此我们会根据学生的需要灵活安排个性化的过渡辅导项目。比如,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课程、一对一辅导、学习技巧介绍以及大学升学指导等。学校提供的个性化支持和对学生的幸福关怀,可以培养学生具备惠灵顿和惠立特质,其中优异的考试成绩只是必然的教学成果之一,还可以帮助学生在18岁、26岁甚至46岁不断取得长远成功。

何迈德博士现任惠灵顿中国高级教学总监职务,主管师训堂、惠灵顿中国教学及拓展事务。2015至2018年期间,何迈德曾担任惠灵顿中国教学总监一职。何迈德在诺丁汉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后开始担任科学研究员,后接受培训成为科学课老师。积累了一定的教学和管理经验之后,何迈德被杜伦大学聘为教育学讲师。在杜伦大学,他负责老师的培训和培养,教授研究生课程和教育课程,并承担课程分析、评估和教师职业发展方面的研究。何迈德曾在英国、迪拜多所学校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并参与阿布扎比的教育改革项目。期间,他负责高级管理层的项目和教师职业发展培训项目,协助制定阿联酋全国学校管理层和教师资格标准。何迈德对教育充满热情,被惠灵顿大家庭的教育观、教育思想和全人教育理念所吸引,决定加入惠灵顿大家庭。何迈德已婚,育有两个儿子,一家人都很喜爱上海乃至中国的丰富文化。